中共中央宣傳部委托新華通訊社主辦

綦江“三級和議”,議出和諧鄉村

2019-11-12 09:08
來源:半月談網

袁勤華

習近平總書記在黨的十九大報告中強調,要加強社區治理體系建設,推動社會治理重心向基層下移,發揮社會組織作用,實現政府治理和社會調節、居民自治良性互動。

針對基層治理的一系列復雜問題,重慶市綦江區建立“三級和議”制度,探索出一套深入最基層、反應最迅速、化解最有效的基層矛盾糾紛逐級化解新模式。

身邊“和議員”,隨時隨地化解矛盾

2018年1月,綦江區新盛鎮石橋村,一陣陣激烈的狗叫聲和爭吵聲打破了小山村的寧靜。原來,在硬化修建鄉村道路時,石橋村王大娘家的水田未能種上水稻,另一邊地里的土豆也受影響。王大娘便找到村民組長要求賠償損失。因賠償金額無法達成統一,雙方陷入爭執。

村里的張婆婆眼看爭吵越發激烈,趕忙上前勸阻,卻平息不下來。于是張婆婆把電話打到村里的“分鐘法律診室”,請“和議員”調解此事。

“和議員”袁老師接到張婆婆電話后,馬上與同事趕往現場。袁老師先穩定雙方情緒,然后詳細了解事情經過,并前往王大娘的受損農田實地查看,最后召集雙方當事人協商,提出了解決建議。經過袁老師曉之以理、動之以情的調解,雙方達成協議,事情得到圓滿解決。

這是綦江區“和議員”化解基層矛盾糾紛的一個案例。

立足糾紛化解、法治宣傳、信息收集等職能,綦江區建設名為“分鐘法律診室”的矛盾化解平臺。2017年10月至今,全區共建立“分鐘法律診室”93個,共有“和議員”2034名,多由本村本鄉德高望重人士擔任。如今,遇到矛盾糾紛就找“分鐘法律診室”已成為村民們的新習慣。

三級貫通,形成協調聯動機制

在“分鐘法律診室”的基礎上,綦江區探索建立了“三級和議”制度——

一級和議,由“和議員”擔任和議長,召集當事雙方,就近及時對簡單糾紛進行初步和議;二級和議,由村支兩委領導擔任和議長,召集村干部、“和議員”、當事雙方,對一般糾紛進行和議;三級和議,由街鎮領導為和議長,對政策性強、涉及人數多、時間跨度長的復雜性糾紛進行和議。

一級和議無法解決的矛盾糾紛,二級和議就會出馬,如果仍未解決,則由鄉鎮街道黨委政府主導三級和議予以化解。

去年,綦江區新盛鎮至橫山鎮大坪村的公路開工建設,石橋村村民李應池拒不配合公路修建:“我的土地屬于房屋宅基地自然界和自留地,應該比耕地補償金額要高。”

最初,“和議員”多次上門給李應池做思想工作;后來村組干部、綜治專干等人到李應池家做溝通;再后來,新盛鎮黨委政府啟動三級和議,鎮領導帶上相關法律法規和政策文件,組織村社干部、法律界人士、群眾代表和李應池本人召開院壩會,對現行國家政策法規予以解釋說明。

“李大姐,根據國家政策規定,現在已經沒有房屋宅基地自然界、自留地、耕地之分了,補償要按照統一標準執行。”經過一番解釋開導,李應池想通了,說:“修路是大好事,既然國家政策是這樣規定的,我一定支持。”

利用“三級和議”制度,綦江區有效構建“三治融合”大平臺。律師定期開展“和議員”法律培訓,審查指導一級二級和議卷宗,參與綜合性糾紛調解,保證“三級和議”制度全程運行在法律軌道上,最大限度提升“三級和議”制度化解矛盾糾紛的效果。

雙向通道,黨群關系優化在基層

我們在基層調研時發現,不少村(社區)干部忙于日常行政事務,真正下去服務群眾的時間不多。因此,綦江區將“三級和議”作為黨委政府與群眾緊密聯系的雙向通道,將“和議員”作為黨委政府聯系群眾的紐帶。

首先,俯下身子“聽”。充分利用“和議員”分布廣、情況熟的優勢,把他們作為收集社情民意的最初端,最大限度匯集群眾所思所想所盼,并逐級反饋到當地黨委政府。

其次,彎下腰桿“講”。通過“三級和議”制度的反向通道,從街鎮黨委政府到村(社區),從村(社區)到“和議員”,層層傳達黨委政府的重大決策部署,最大限度爭取群眾支持。

再次,快馬加鞭“做”。加強“和議員”的專業培訓,采取政府購買服務等方式,充分賦予“和議員”信訪代理、政策指導、法治引導等職能,通過對群眾的“小微服務”,使“和議員”成為黨委政府與人民群眾間的紐帶和“潤滑劑”。

如今,“三級和議”制度在綦江區大小村子不斷深入,把矛盾糾紛化解在萌芽狀態,做到小事不出村、大事不出鎮、矛盾不上交,為基層社會治理探索出一條便捷高效的新路徑。(作者系重慶市綦江區委書記)

責任編輯:常磊

熱門推薦

湖北11选5准确